内蒙古音乐网官方QQ群549625915



像燕子飞落草原的花海(瑞娴)

2014年7月7日,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奥云格日乐的新专辑《天籁之R26;爱》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歌剧舞剧院魏银久书记携本院四位团长亲临助阵专辑的创作团队:音乐人小春、秦万民、丁少峰等一一亮相,&a...

0
导语

分享好声音,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精彩;聆听好歌曲,让我们的生活存满情调;聆听草原,畅享天籁—内蒙古音乐网。

正文

yle="text-indent:23.9500pt;"> 2014年7月7日,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奥云格日乐的新专辑《天籁之R26;爱》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歌剧舞剧院魏银久书记携本院四位团长亲临助阵专辑的创作团队:音乐人小春、秦万民、丁少峰等一一亮相, 奥云格日乐的好友——词作者李昌明、悟义、宋青松,作家瑞娴、海啸音李雨儿、歌手乌兰托娅等也前来捧场,一时间成为歌坛盛事。 奥云格日乐原名于海燕被称为“中国传奇女中音”,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她成为了传奇?

yle="text-indent:23.9500pt;">  

yle="text-indent:100.65pt;">  

yle="text-indent:100.65pt;">  

yle="text-indent:125.85pt;"> 像燕子飞落草原的花海

yle="text-indent:23.9500pt;">  

yle="text-indent:23.95pt;">                                          瑞娴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人们如此评价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女中音歌唱家于海燕:唱出彩虹色彩的魔力女中音,赋予歌曲全新生命的演唱灵魂大师。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120.4pt;"> 爱唱草原歌的女子

yle="text-indent:120.4pt;">  

yle="text-indent:23.95pt;"> “看白云,我向你走来

yle="text-indent:23.95pt;"> 在草原哦花开的季节

yle="text-indent:23.95pt;"> 喝一口清泉

yle="text-indent:23.95pt;"> 聆听风儿的述说

yle="text-indent:23.95pt;"> 什么时候大地遗忘了如此多的童话……”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很遗憾,我与海燕的歌声相遇太迟。

yle="text-indent:23.95pt;"> 海燕最擅长唱的是草原歌,她的第一个专辑的名字就叫做《花湖R26;草原》,即将推出的新专辑名叫《天籁之R26;爱》。因为对草原的爱,这个有四分之一蒙族血统的女子有了一个纯正的蒙古族名字:奥云格日乐。听着她的草原歌,浑厚深沉的女中音,渗透了无从追根溯源的宿命的忧伤。也许人们不知这忧伤从何而来,但是从中一定能听出:这个女人必定有经历。这个女人,必定是个奇女子。

yle="text-indent:23.95pt;"> 一位生在内地的女子,缘何如此挚爱草原,挚爱到了几乎首首歌都在歌唱草原,唱了一年又一年,至今都没有唱够,至今都没有爱够?

yle="text-indent:23.95pt;"> 作为一名中原女子,海燕唱出了与蒙古歌唱家德德玛、腾格尔、齐峰迥然不同的味道和境界。如果说,人家唱的是对草原的怀念,那她唱的更多的是对草原的向往。她的歌声,多了些优雅和知性,也多了些若有若无的怅惘。在她的歌声中,人们仿佛看见一个站在都市边缘的女子,衣袂飘扬,在夕阳下忧伤地遥望着梦中野花扶摇的草原,情深款款,欲说还休。那份无法追根溯源的情意,像烈酒一样,丝丝缕缕,浓烈芬芳得化也化不开,斩也斩不断。

yle="text-indent:23.95pt;"> 谁也无从知道,这个有着一双幽幽的大眼睛的女中音,为何在走过了半生的坎坷路之后,选择用生命去拥抱草原的蓝天白云,并将草原视为了灵魂的归宿,爱恨的寄托?究竟是前世的烟,还是来生的缘,让她飞蛾扑火,不顾一切地将生命化为一缕歌声,日夜缠绕游荡在草原上,无怨无悔?她的歌声,在细腻委婉之中又带着一种粗粝和沙哑,甚至,在她的歌声中,我听出了疲惫和挣扎,听出在她心灵的最深处,有一块永远不能随便向人打开的伤疤。

yle="text-indent:23.95pt;"> 喜欢她的歌声,不由自主,每个字,每个词,都这样深这样痛地打动了我,那是一位沧桑历尽的女人噙泪的歌唱,深沉又优雅,从她的歌声中,我在瞬间了解了她的命运,不需要问什么,不需要知道更多。这个世界上,在同性之中,也许只有我是最理解她的吧?我们的心,曾经颤动在马头琴那同一根弦上。两个同样痴爱着草原,痴爱到不能自拔的傻女人。

yle="text-indent:23.95pt;"> 隔着一杯清茶,我看着她用细细的手指夹着一支细细的烟,慢慢地叙说。憨厚纳言的女人,磁性低沉的嗓音,说与不说,我都懂得。

yle="text-indent:23.95pt;">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她将欢快也唱得如此悠远又苍凉?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114.45pt;"> 一波三折的歌唱之路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爱唱草原歌的海燕并没有生在鸟语花香的草原,而是出生在山西大同,那个飘着黑乎乎的煤渣的地方,孕育了她深沉醇厚的好嗓子,也孕育了她最初的爱恨和半生的际遇。在那里,她度过了艰难困苦的童少时光,然后,又背负着命运一步步艰难地走出来,走进北京,走进音乐的殿堂。

yle="text-indent:23.95pt;"> 任何事情都不是凭空而来的,海燕的父亲也曾是个戏台上的红人,主要唱一种叫做“耍孩儿戏”的地方戏,嗓子可以遗传,艺术的天分却还需要后天的熏陶。父亲有时带她到戏班去,让她客串一两个角色。有一次父亲演青衣,她却凭借着一副低沉的嗓子唱起了小生,引来满堂喝彩。如果按着这条路发展下去,海燕也许会成为一个戏曲演员吧,但后来父亲的一场大病,让她不得不退了学,开始用单薄的身体承受命运再三的捉弄。

yle="text-indent:23.95pt;"> 那时,该吃的苦不该吃的苦她都吃了,该受的罪不该受的罪她都受了。她几乎被命运折磨成了一台只知道干活的机器。农忙时节,她还要替妈妈去煤场卸煤、装火车,天天灰头土脸,连汗水都是黑的,顺着脸淌成一道道河流。有时,她还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