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音乐网官方QQ群549625915



像燕子飞落草原的花海(瑞娴)

2014年7月7日,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奥云格日乐的新专辑《天籁之R26;爱》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歌剧舞剧院魏银久书记携本院四位团长亲临助阵专辑的创作团队:音乐人小春、秦万民、丁少峰等一一亮相,&a...

0
导语

分享好声音,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精彩;聆听好歌曲,让我们的生活存满情调;聆听草原,畅享天籁—内蒙古音乐网。

正文

yle="text-indent:23.9500pt;"> 2014年7月7日,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奥云格日乐的新专辑《天籁之R26;爱》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歌剧舞剧院魏银久书记携本院四位团长亲临助阵专辑的创作团队:音乐人小春、秦万民、丁少峰等一一亮相, 奥云格日乐的好友——词作者李昌明、悟义、宋青松,作家瑞娴、海啸音李雨儿、歌手乌兰托娅等也前来捧场,一时间成为歌坛盛事。 奥云格日乐原名于海燕被称为“中国传奇女中音”,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她成为了传奇?

yle="text-indent:23.9500pt;">  

yle="text-indent:100.65pt;">  

yle="text-indent:100.65pt;">  

yle="text-indent:125.85pt;"> 像燕子飞落草原的花海

yle="text-indent:23.9500pt;">  

yle="text-indent:23.95pt;">                                          瑞娴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人们如此评价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女中音歌唱家于海燕:唱出彩虹色彩的魔力女中音,赋予歌曲全新生命的演唱灵魂大师。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120.4pt;"> 爱唱草原歌的女子

yle="text-indent:120.4pt;">  

yle="text-indent:23.95pt;"> “看白云,我向你走来

yle="text-indent:23.95pt;"> 在草原哦花开的季节

yle="text-indent:23.95pt;"> 喝一口清泉

yle="text-indent:23.95pt;"> 聆听风儿的述说

yle="text-indent:23.95pt;"> 什么时候大地遗忘了如此多的童话……”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很遗憾,我与海燕的歌声相遇太迟。

yle="text-indent:23.95pt;"> 海燕最擅长唱的是草原歌,她的第一个专辑的名字就叫做《花湖R26;草原》,即将推出的新专辑名叫《天籁之R26;爱》。因为对草原的爱,这个有四分之一蒙族血统的女子有了一个纯正的蒙古族名字:奥云格日乐。听着她的草原歌,浑厚深沉的女中音,渗透了无从追根溯源的宿命的忧伤。也许人们不知这忧伤从何而来,但是从中一定能听出:这个女人必定有经历。这个女人,必定是个奇女子。

yle="text-indent:23.95pt;"> 一位生在内地的女子,缘何如此挚爱草原,挚爱到了几乎首首歌都在歌唱草原,唱了一年又一年,至今都没有唱够,至今都没有爱够?

yle="text-indent:23.95pt;"> 作为一名中原女子,海燕唱出了与蒙古歌唱家德德玛、腾格尔、齐峰迥然不同的味道和境界。如果说,人家唱的是对草原的怀念,那她唱的更多的是对草原的向往。她的歌声,多了些优雅和知性,也多了些若有若无的怅惘。在她的歌声中,人们仿佛看见一个站在都市边缘的女子,衣袂飘扬,在夕阳下忧伤地遥望着梦中野花扶摇的草原,情深款款,欲说还休。那份无法追根溯源的情意,像烈酒一样,丝丝缕缕,浓烈芬芳得化也化不开,斩也斩不断。

yle="text-indent:23.95pt;"> 谁也无从知道,这个有着一双幽幽的大眼睛的女中音,为何在走过了半生的坎坷路之后,选择用生命去拥抱草原的蓝天白云,并将草原视为了灵魂的归宿,爱恨的寄托?究竟是前世的烟,还是来生的缘,让她飞蛾扑火,不顾一切地将生命化为一缕歌声,日夜缠绕游荡在草原上,无怨无悔?她的歌声,在细腻委婉之中又带着一种粗粝和沙哑,甚至,在她的歌声中,我听出了疲惫和挣扎,听出在她心灵的最深处,有一块永远不能随便向人打开的伤疤。

yle="text-indent:23.95pt;"> 喜欢她的歌声,不由自主,每个字,每个词,都这样深这样痛地打动了我,那是一位沧桑历尽的女人噙泪的歌唱,深沉又优雅,从她的歌声中,我在瞬间了解了她的命运,不需要问什么,不需要知道更多。这个世界上,在同性之中,也许只有我是最理解她的吧?我们的心,曾经颤动在马头琴那同一根弦上。两个同样痴爱着草原,痴爱到不能自拔的傻女人。

yle="text-indent:23.95pt;"> 隔着一杯清茶,我看着她用细细的手指夹着一支细细的烟,慢慢地叙说。憨厚纳言的女人,磁性低沉的嗓音,说与不说,我都懂得。

yle="text-indent:23.95pt;">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她将欢快也唱得如此悠远又苍凉?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114.45pt;"> 一波三折的歌唱之路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爱唱草原歌的海燕并没有生在鸟语花香的草原,而是出生在山西大同,那个飘着黑乎乎的煤渣的地方,孕育了她深沉醇厚的好嗓子,也孕育了她最初的爱恨和半生的际遇。在那里,她度过了艰难困苦的童少时光,然后,又背负着命运一步步艰难地走出来,走进北京,走进音乐的殿堂。

yle="text-indent:23.95pt;"> 任何事情都不是凭空而来的,海燕的父亲也曾是个戏台上的红人,主要唱一种叫做“耍孩儿戏”的地方戏,嗓子可以遗传,艺术的天分却还需要后天的熏陶。父亲有时带她到戏班去,让她客串一两个角色。有一次父亲演青衣,她却凭借着一副低沉的嗓子唱起了小生,引来满堂喝彩。如果按着这条路发展下去,海燕也许会成为一个戏曲演员吧,但后来父亲的一场大病,让她不得不退了学,开始用单薄的身体承受命运再三的捉弄。

yle="text-indent:23.95pt;"> 那时,该吃的苦不该吃的苦她都吃了,该受的罪不该受的罪她都受了。她几乎被命运折磨成了一台只知道干活的机器。农忙时节,她还要替妈妈去煤场卸煤、装火车,天天灰头土脸,连汗水都是黑的,顺着脸淌成一道道河流。有时,她还要去山上的石料厂打工拉石子,而导致两次骨折。那些苦难的岁月和繁重的劳作中,唯有发自内心的歌声是挡不住的,它替她唱出心底的渴望,让她憧憬着更广阔的天空。如今,在海燕的歌声中,总有那么一点儿苦涩,那是那段经历赋予她的一抹拭不去的底色。但也许正是这些普通人无法承受的一切,才打造了她的筋骨和意志,让她最后脱颖而出,破茧成蝶的吧!

yle="text-indent:23.95pt;">  机遇对一个文化不高又远在乡下的黄毛丫头来说,是偶然;但对一个有着天生的好嗓子又挚爱唱歌的人来说,却是必然。有一年,妈妈带她到省城大伯家,恰逢山西歌舞剧院考试,堂嫂知道这位小妹平时喜欢唱歌,就自作主张给她报了名,结果,她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懵懵懂懂地唱了一首歌,竟然打动了招生的老师。于是,海燕开天辟地有了第一位声乐启蒙、省歌舞剧院的严方老师,也第一次正式接受了音乐素质培训,学会了识谱;后来,她回老家随表哥去大同矿区文工团玩,随性唱了一支关牧村老师的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竟然把文工团的领导吸引住了,人家没过几天便急匆匆地去她家找到她妈妈,要海燕加入文工团,并且可以带户口。这对于一个农家孩子来说,是天上掉饽饽的好事儿,一家人为此欢天喜地,海燕的歌唱之路也由此开始了新的篇章。这一切快得就像一阵风似的,毫无防备,也无从迎接,就像灰姑娘遇到了王子,命运的改变有时只在一瞬之间。

yle="text-indent:23.95pt;"> 海燕一进入矿区文工团,就担负起了一个使命:代表矿区参加“云中歌星”歌手大奖赛,结果,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不负众望,将大同市第一届”云中之星“的奖杯轻而易举地捧在了手中,为矿区挣足了面子。

yle="text-indent:23.95pt;"> 可惜的是,文工团后来解散了,海燕几经坎坷又去了税务局,替税务局捧回一个全省文艺比赛“一等奖”的奖杯,由此获得了进京参加全国汇演的机会,并有幸获得了当时总政歌舞团领导的赏识。让海燕后来有了进京学习的机会。而来到北京后她遇到了第二位老师——首演“一号江姐”的万馥香,本以为自此后可以顺风顺水,但命运却再次向她开了个玩笑:跟万老师见面的第一天,万老师就病倒了,于是,她就提着一些生活用品陪老师进了医院,每天只能在病榻旁聆听老师的教诲指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海燕还是凭借着坚韧的毅力和一个乡下孩子吃苦耐劳的恒心,跟老师学了很多东西,当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大专班首届招生时,她终于走进了这扇梦寐以求的艺术之门。

yle="text-indent:23.95pt;"> 在风生水起、一波三折的歌唱生涯中,海燕曾获全国“中华赛歌会”北京赛区美声组银奖;“明日之星”歌手大奖赛美声组银奖;全国“97中国歌曲大奖赛”美声组金奖;2003年演唱的原创歌曲 《中国只有一个》荣获中央统战部 “海峡两岸” 优秀歌曲评比一等奖、福建省五个一工程一等奖。2007年底发行的个人演唱专辑《花湖R26;草原》,在上市一周内荣登中国音像商务网销售冠军,获2008年上半年度发烧天碟榜最佳艺术奖。除此外,海燕还曾出演大型原创音乐剧《花木兰》饰花木棣;《瑶姬的传说》饰大姐;歌剧《八女投江》饰胡秀芝、《白毛女》饰黄母。以及参演歌剧《杨贵妃》、《图兰朵》、《狐狸父子》、《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弥赛亚》、《阿依达》、《罗密欧与朱丽叶》、贝多芬《第九交响乐》、马勒《第八交响曲》等多部歌剧及交响音乐会。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94.8pt;"> 像燕子飞落草原的花海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听山风

yle="text-indent:23.95pt;"> 我向你走来

yle="text-indent:23.95pt;"> 在草原哦金黄的季节

yle="text-indent:23.95pt;"> 摘一朵白云

yle="text-indent:23.95pt;"> 遥望黑颈鹤的身影

yle="text-indent:23.95pt;"> 什么时候我们最后的家园如此宁静”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听着《花湖R26;草原》的歌声和马头琴如泣如诉的哀鸣,我仿佛闻到了奶茶的醇香,仿佛在一场前世的梦里,随海燕活生生地经历了一场丧魂失魄的爱情。得到、失去,都像那来自草原的风,带着鸟语花香急速地掠过,不可捉摸,不可挽留,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离去,却不能伸出手将它留住。而曾经紧握于手的那一切,也像流沙,不知不觉间从指缝间漏尽,无可挽留。

yle="text-indent:23.95pt;"> 问海燕,真正唱草原歌自何时起,又源于一个怎样的机缘?她的回答很简单,她说:其实没什么,就是因为听了齐峰的草原歌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yle="text-indent:23.95pt;"> 海燕在几经周折之后,于2000年正式考入了中国的“皇家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最初的几年里,她唱过合唱,演过歌剧、音乐剧,她在高音、中音、通俗、美声、流行都尝试过,最后却像一只归来的燕子,落在了女中音这根丝弦上,落在草原蜂蝶传情的花海里。第一次在保利剧院演唱德德玛老师的成名作《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听着台下的满堂掌声,她知道这才是自己最适合最擅长,也是最爱的。从此,她的音乐以两个点为支撑,找到了坐标,这两个点是:中音、草原。从此,前生后世无法追根朔源的痴爱让她有了一个蒙古族名字:奥云格日乐。

yle="text-indent:23.95pt;"> 这些年来,海燕的演出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大江南北,曾随团出访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国。作为当今国内广受欢迎的歌唱家,她曾多次被《歌曲》、《音乐天地》、《现代音乐》等专业刊物评为封面人物,中央电视台《民歌中国》栏目曾为她打造专场节目。

yle="text-indent:23.95pt;"> 历尽了苦难,也历经了繁华,可是坐在对面的海燕,依旧率性本真,看不出那些名利云烟的痕迹,也并不像舞台上那样光彩照人,热力四射。她给我的印象,除了歌声的优美之外,只是一个憨厚痴情的傻女人,傻得炉火纯青。她听了哈哈大笑着说:原来炉火纯青这个词可以这样用呀!

yle="text-indent:30pt;"> 说这话时她的嗓音依旧低沉粗粝,像砂纸那样几乎要把人的耳朵划伤。在中央电视台为其打造的一个专场节目中,海燕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嗓音,因为像个男的!曾经有这样的趣事:有人将电话打到家里来,她问找谁,人家说:怎么是个男的接呀,我找于海燕!她说我就是啊,竟把人家给吓了一跳。

yle="text-indent:23.95pt;">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声音也许缺少女性的妩媚,而对于一个歌者来说,却弥足珍贵。海燕那特有的声线,她的发声吐字,知性而深沉,字字句句都蕴含着无尽的情意,在她的歌声中,飘散着草原的芬芳气息和野花绽开时的急切奔放,飞鸟掠过时的恣肆惬意,湖水投进石子后的悸动战栗……当然,也不乏万马奔腾的激情,一泻千里的辽阔。一只好嗓子里盛着一个世界,它多姿多彩,变幻万千,在入骨入髓的倾诉中,轻易地就将人醉倒。

yle="text-indent:23.95pt;"> 如果你用心倾听,会听出在她的每首歌中,都有着草原花朵上滴呀滴不尽的露珠儿。我的一首草原诗,不知道能否表达海燕对草原忠贞不渝的情意: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你可听见,先人的血

yle="text-indent:23.95pt;"> 在每一棵草根下涌动

yle="text-indent:23.95pt;"> 一棵小草擎着一朵小花

yle="text-indent:23.95pt;"> 如同擎着整个草原的光荣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在你的先人曾经爱过的蒙古包旁

yle="text-indent:23.95pt;"> 你问我为何如此痴爱草原

yle="text-indent:23.95pt;"> 我凄然一笑—— 

yle="text-indent:23.95pt;"> 因为爱你,我爱上了一个民族

yle="text-indent:23.95pt;"> 还说什么呢

yle="text-indent:23.95pt;"> 我泪流满面,打马远去……

yle="text-indent:23.95pt;">  

yle="text-indent:23.95pt;">  端起一杯清茶,对海燕献上我最诚挚的祝福:希望你的歌有越来越多的知音,当你八十岁的时候,依旧会有人走过来对你说:我爱你的歌,更爱你歌中爱恨交织、如泣如诉的草原!

 

      评论载入中,请稍候.....
w